省政府國資委副主任李曉寰 談近年來我省國企改革相關情況
發布日期:2019-12-07 10:20 信息來源: 訪問量:

  12月4日下午,河南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李曉寰做客河南政府網《在線訪談》節目,談近年來我省國有企業改革工作相關情況。

  國企質量效益穩步提升 發展活力持續增強

  李曉寰說,三年來,我們堅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兩個“一以貫之”重要論述,狠抓“堅持黨的領導”與“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深度融合、黨建工作與生產經營深度融合,以黨的建設高質量推動國有企業改革發展高質量。

  李曉寰介紹,我省國有企業主要分布在工業、基礎設施和現代服務業等領域,在全省經濟發展中發揮著穩定器和壓艙石作用。截至2018年底,全省地方國有企業共4993戶(各級次獨立法人),資產總額4.3萬億元;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7899億元,利潤總額255億元。其中,省管企業資產總額1.6萬億元,實現營業收入4855億元,利潤總額155.7億元。河南能源化工集團是我省唯一一家世界500強企業,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企業中我省入圍9戶,國有企業占5戶。今年前十個月,省管企業繼續保持平穩發展態勢,實現營業收入4276億元、同比增長9.9%,實現利潤125億元、同比增長17.7%。

  從這些指標可以看出,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的大形勢下,省管企業營業收入、利潤還保持了兩位數左右的增長,特別是利潤增速高于營業收入增速,資產負債率72%,同比下降0.5個百分點,表明省管企業運行的質量效益在穩步提升,發展活力、動力在持續增強。

  國企改革成效突顯 一批事項領跑全國

  李曉寰說,2016年6月份以來,我省全面打響了國企改革攻堅戰。在改革過程中,堅持問題導向,注重頂層設計,取得了扎扎實實的成效,剝離企業辦社會職能、“僵尸企業”處置等一批重點改革事項已經領跑全國。

  在改革目標上,突出“五個全面”,即國有經濟布局全面優化、國有企業產權多元格局全面形成、現代企業制度全面完善、國資監管體系全面健全、國企黨的建設全面加強。在改革重點上,主要有“一外一內”兩個方面:“外”就是外部性改革,主要是“三供一業”移交、“僵尸企業”處置等,幫助企業去包袱;“內”就是“三大結構”改革,通過推進企業產權結構改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通過加快企業組織結構改革,優化整合企業資產;通過深化企業治理結構改革,促進企業高效運轉,增強企業內生動力。在改革步驟上,總體上是由外向內,從2016年6月到2019年10月,大體三年時間,一年“前哨戰”、一年“總攻戰”、一年“掃蕩戰”。前哨戰,重點是剝離企業辦社會職能,卸除企業包袱,實現輕裝上陣;“總攻戰”,重點是完成千家“僵尸企業”處置,止住出血點,避免“冰棍效應”;“掃蕩戰”,重點是完善法人治理結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提升企業治理效能。在改革成效上,國有企業整體效益大幅改善,特別是工業企業一舉扭轉了連續5年持續虧損的局面,國有企業的經營機制、管理水平、黨的建設等也都有了大的提升,可以說收到了改革“一子落”、國企“滿盤活”的綜合乘數效應。在改革亮點上,形成了一批具有河南特色的國企改革品牌經驗,得到了國務院國企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國務院國資委的充分肯定。

  我省在深化國企改革的同時,注重推動國資監管改革,以管資本為主加快職能轉變,以國資改革帶動國企改革,用監管權力的“減法”換取企業活力的“加法”。一方面,接續出臺了國資監管“1+N”制度文件,涵蓋產權管理、財務監督、業績考核、薪酬分配、改革重組、責任追究等方面,扎密了監管制度籠子。另一方面,加快推進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改革,連續兩年發布國資監管權責清單、授權放權清單,明確了省國資委權責事項32項,累計取消下放、授權放權事項38項,進一步厘清了監管職責邊界;推進3家省級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在授權管理、組織架構、運營機制、黨的建設等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

  深化三項制度改革 做好總體設計和系統謀劃

  李曉寰說,深化三項制度改革是國有企業改革的重要內容和關鍵環節,是企業發展的永恒主題。三項制度改革的核心就是建立管理人員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收入能增能減的“三能”機制。隨著國企改革的持續推進,目前國有企業干部職工“上”“進”和“增”的市場化問題基本解決,但在“下”“出”和“減”的方面,還不能完全做到主動調整、合理流動。

  三項制度改革方面哪些企業做得比較好?李曉寰介紹,鄭煤機集團作為全球重要的煤礦綜采裝備供應商、國際領先的汽車零部件制造企業,既是我省國有企業的一張名片,也是我省國企改革成效的一個縮影,更是我省國企深化內部三項制度改革的一面旗幟。本世紀初,始于內外環境的倒逼,鄭煤機突破傳統觀念束縛,從用人制度改革切入,堅持市場化導向的激勵,逐步探索出當前充滿活力的機制模式。一是實施干部“四制”,率先改革用人機制。2002年末開始,推行干部“四制”改革:競聘制、崗薪制、任期制、末位淘汰制。同時,改變過去單一的固定用工模式,采用合同制、勞務派遣制、專業顧問制等多種用工形式,針對不同時期對勞動力的需求,相應采取不同的措施,形成了內部人才市場化流動機制。二是堅持市場化、契約化,全面推行職業經理人制度。目前,鄭煤機集團層面的經理層成員實現了100%市場化選聘、契約化管理。三是強激勵硬約束,大膽改革薪酬制度。員工層面,鄭煤機提出傾向“三個一線”的概念;高管層面,建立《高管層退出機制及薪酬管理辦法》等系列制度,完善了職業經理人的薪酬激勵機制。

  李曉寰表示,三項制度改革涉及面廣,難度大,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需要做好總體設計和系統謀劃。我省將在進一步深入調研的基礎上,制定《省管企業三項制度改革專項行動實施方案》,突出問題導向,開展對標診斷,以推進省管企業二三級公司任期制、契約化管理為突破口,全面深化三項制度改革,力爭鄭煤機改革經驗之花早日開遍整個省管企業,使國有企業始終成為推動我省經濟發展、實現中原更加出彩的中流砥柱。


分享到:
2018年上证指数图